2011年4月21日星期四

[網絡好文章] 堅持己見.擇善固執

堅持己見,包含一個貶意;擇善固執,卻包含一個褒意。

堅持己見,通常是形容一個人不肯接納別人的意見或勸諫,不論自己的價值觀正確與否,他也會堅持。

擇善固執,是說一個人懂得選擇好的價值觀,並加以在自身上彰顯,讓自己成為把持這價值觀的一個介體。

不過,兩者之間只有一線之差。堅持己見很多時候都很容易,但我卻不以為然,因為這是一種不懂反思和自妄的人的行為。擇善固執,卻困難得多:一個人要懂得辨善惡,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,而他會為正確的價值觀伸張,恪守這些格律。他們會在日常生活中為這些價值而顯得「固執」。



如果你要我二選一,我只會選擇去擇善固執。堅持己見很容易會存在偏差——人通常認為自己的價值取向是對的,遂變得迂腐,不願意對自己的心態作出「微調」或重設;那麼,本來對的則很可能會變成錯的,錯的也很可能會變成對的。

擇善固執,現今鮮有人能及。對我而言,更是挺困難。

擇善固執要求你有極高的辨別是非之能力,更要有很足夠的自我認識﹙self-knowledge﹚。而處於世界人事的洪流之間,如何能不為外界所動,選擇自己所認同、珍惜的價值觀﹖能夠擇善而固執,是一個人重要而獨特的資產。

他說兩代之間根本沒有價值觀的落差,我不同意。他一直以來的自我保護機制挺強,他口中的 「醒目」或「精」就是「懂得作正確的選擇」;而他的「懂得作正確的選擇」無非是作便利自己、無損他人之事以及讀好書——因為這是學生之唯一目標及責任(他 是那種非常反對「全人發展」的人﹚。

他所謂的「正確」雖不無道理,但那真的是我想要的嗎﹖我的正確又是不是與他的正確劃上等號﹖

我承認,我對自己的self-knowledge 不是很足夠,也不是很明晰。

但是,我想我還有我對自己的期望及承諾吧﹖

就是說,他的正確沒錯是替自己穿上一襲厚得很的避彈衣,沒錯是十分有邏輯非常之安全舒適。但是,我也許會穿上護膝護肘,但是我要的不是全面防護,而我不介意走一步趺一步——我相信跌倒是折出更多色彩的美麗疼痛。

Give and Take,有捨必有得。他對自己的高度防護雖然使自己看上去很聰明很舒逸,不過他沒有享受到因失去而得到的寶藏:而這正是我自己覺得不值得的事。

我已經活在真空世界中太久太久,所得之結局已是無法在短期中力挽之疾痛;而我,更要在這結局下受困於自我批判和外界判定。現在,唯一對我最深刻最有效的,也許是不加任何保護裝置,讓我在混濁的空氣中跌蕩。

我相信我自有自己的膠布,多少個同旅者曾經——並會繼續——為我打氣給我支持﹖我明白,像他的那類人,比Ralph更加失去得多innocence,他不會明白為心火和所愛的人而付出的珍貴和美麗。他只想我讀好書,而那些為心火和所愛的人而漏走了的沙對他而言只是不起眼的草菅。

而我,相信自己不是他的複製人。不是說不聽老人言,有些無法力轉的惡事我當然絕對不會做,但是我總有自己的學習模式吧﹖他的善,不等於我的善;他的正確,只是being street-smart,在生活中得到方便。

回到零點,我的「善」之中當然可以包含他的「正確」,但是要在摻合兩者以臻兩全其美,很難很難。

不明白為什麼我要想那麼多,有時候﹙尤其是對着好像上面的問題﹚真的巴不得自己能夠思想簡單一點。

—— 喂﹗Why so complicated﹖何不回歸自然,如呂大樂所言,做回自己,率性而行﹖

不過,世間總有萬千桎梏,而衝破這些桎梏真的他媽的不容易。

我希望我能夠像你一樣,雖千萬人而吾往矣。

來源:飄.雪 - 無名小站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